欢迎来到中国贸易新闻网(中贸网)
主管: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 主办:中国贸易报社
中文 English
分享微信微博APP

“特朗普风险”岂是夸大其词?

来源:中国贸易报 作者:特约评论员 秦夏 2017-04-20 13:43:10

从竞选开始到就任总统,“零和性”和“交易性”是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在外交和经济贸易政策上的最基础也是最核心的价值认知。基于此,结盟、谈判、贸易和商业交易没有区别,一方所得必然严格对应另一方所失。从“美国优先”和“美国领先”理念出发的特朗普总统,始终认为美国在全球化进程中是“失”大于“得”的一方,是受害的一方,是“背锅”的一方。 

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出现了两股势力的对冲:一方面,白宫需要回应底层民众反全球化的呼声和呼吁政府在外交层面采取全面战略收缩的声音,将政策重心转移到国内,以解决更迫切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另一方面,随着冷战后国际秩序面临解体、主要国家内向化趋势日益明显,国际秩序进入一个“无极”的G-0状态,一些人认为,作为全球领袖的美国又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可或缺的。平衡这两个相悖的外交诉求难度大且充满挑战。 

就任总统 3 个月来,特朗普的政策调整是“大刀阔斧”式的,呈现出全面性、结构性的战略收缩:所有不能给美国带来直接利益的外交政策和外交伙伴都面临最终被彻底抛弃的境地,出台的经济贸易政策更多只顾及美国国内需求,着眼于解决国内“燃眉之急”而无视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重大的外交和经贸政策的调整让“特朗普新政”的强硬立场引发忧虑,更导致全球市场对未来经济稳定性、可预测性和复苏进程可期待性信心缺失。 

笔者认为,必将对全球政治经济形势产生重大影响的“特朗普风险”是这样直观和现实地“存在着”的: 

一是奉行贸易保护主义。特朗普总统就任后的种种贸易政策上的调整,彻底撕掉了以往其主张贸易自由化的“面纱”(尽管美国历来坚持的是以满足自身利益为前提的“自由贸易政策”),一系列举措都被解读为在贸易政策领域的全面退缩,“特朗普新政”正在以高举保护主义旗帜加速着贸易主张的彻底转向。即使为了平衡国际舆论,特朗普在国会演讲中强调“相信自由贸易,但必须是公平贸易”,但这一主张还是被解读为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和重商主义甚至某种程度的孤立主义的抬头。各项经济贸易政策的“逆全球化”走向让“特朗普风险”不言而喻:世界经济贸易早就“牵一发而动全身”,对那些经济发展严重依赖贸易、贸易增长又严重依赖美国市场的国家而言“,特朗普风险”的直观严峻性必然导致贸易增长的放缓和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增加,随之而来的是投资的减少和经济增长的疲弱。 

二是宏观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除了贸易政策的转向,美国是否会采取积极的财政扩张政策、国内减税等促进制造业回流政策如何落地、美元究竟是走强还是走弱、美联储对加息政策的取舍等一系列“特朗普风险”因素,让那些依赖美国市场需求并同时拥有大量美债的国家,特别是亚洲、欧洲国家在体会“休戚与共”的同时感受“与狼共舞”的寒凉。特朗普高调主张的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和货币收紧政策之间的尖锐冲突会严重到什么程度、美国宏观经济政策发生反向变化的概率会有多大、宏观政策实施的难度和效果如何等都是尚未可知且难以预料的,而这些都无疑加大了“特朗普风险”的“冲击力”。许多国家都将不得不在吞咽出口下滑苦果的同事面对 GDP增长进程的停滞、成本推进式通货膨胀和贸易顺差缩减引发的诸多社会经济难题。 

三是地区安全态势发生重大改变。一方面,美国表示要从部分热点纷争地区抽手,之后的“真空”局势必将因这些地区国家间竞争态势的加剧而动荡不安。另一方面,面对朝鲜的不安分、“萨德”的部署,4月初对叙利亚的轰炸以及中东形势的严峻、北约与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对峙等影响地区安全形势变化的因素,特朗普总统已经在国会演讲中确认要增加国防预算,并多次要求日韩、北约等盟国承担更多的军事费用与责任。东北亚、东南亚、中东、北约等地区安全形势的未来变化和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对所涉及国家的经济贸易恢复与增长的致命影响已不言而喻。

网站首页 | 贸易论坛 | 手机客户端 | 贸易商城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西街2号楼

中国贸易报©版权所有2006-2017 京ICP备0500184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