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贸易新闻网(中贸网)
主管: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 主办:中国贸易报社
中文 English
分享微信微博APP

2017年海外并购的动力何在?

来源:《中国对外贸易》 作者:赵爱玲 2017-05-10 11:43:24

近日,普华永道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大陆企业的海外并购投资金额增幅高达246%,几乎是2015年的3.5倍。其中,有51宗大额海外投资交易金额超过了10亿美元,几乎是2015年的两倍。报告显示,交易总金额上升11%达到 7,700亿美元;交易总数量上升21%达到11,409宗。

中企海外并购因为屡创新高成为2016年的热词。过热的并购热潮终于在去年年底引发监管层的警觉。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相继出台了针对海外并购的新规。新规透露出未来将对海外并购规范发展的意图。

与此同时,2016年影响全球发展的众多事件中,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总统选举结局最出人意料。随着特朗普就任美国新一任总统,未来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发展充满不确定性。国内的政策新规及国外市场的不确定性将如何影响未来中企海外并购?本刊记者为此专访了普华永道中国国际税务部合伙人王鹏。

对美投资的不确定性来自两方面

随着特朗普1月就任美国新一任总统,未来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发展更加充满了不确定性,中美经贸领域无疑将迎来新的挑战,谈到将对中企赴美并购产生怎样的影响,王鹏认为,中企未来赴美投资的不确定性将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特朗普此前的对华政策可能会对中企赴美并购产生一定的阻力,尤其是对于某些美国国内关键产业,如涉及核心技术的高科技产业等,中企并购此类美国企业可能会受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更为严格的审查。“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的项目至今未获批准,能否批准还是未知数。”特朗普就任后对中国企业赴美投资的态度会直接体现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批的尺度上,民企投资会相对容易些,但即便如此,一旦涉及到敏感领域或者说行业,即使获得批准,批准也是有条件的,比如有些知识产权必须是在美国境内完成研发而不能拿到境外。”王鹏说,在此情况下,中企需要在项目一开始,就组建熟悉美国安全审查程序的专家团队,尽早与美国政府相关人员进行沟通,从而顺利通过CIFUS审查。

另一方面,美国是全球税负最高的国家之一,而特朗普提出大力减税主张,要将税率从35%降到15%,对于美国受控外国企业可能会加强征管,意在希望美国境外企业利润回归本土。“但这也意味着对外国投资者的投资回报会提高,无疑也会刺激中企赴美投资。”王鹏说,再者,特朗普提出的一些经济政策主张,如解除对能源行业的限制,重点关注天然气和其他可再生能源,放松对金融机构的监管等,可能吸引有关行业的中企赴美并购,分得市场的一杯羹。

英国作为欧洲总部的地位会削弱

除了美国市场,英国一度是中企海外并购的热门目的地。英国脱欧的效应仍在持续发酵,有专家认为英国脱欧最大的不确定性是英国与欧盟未来关于经贸关系相关条款的谈判,脱欧将导致英国“欧盟市场护照身份”失效。谈到这对未来中企赴英并购的影响,王鹏认为,此前中企并购英企的案例中,不少是将英国作为企业进入欧洲市场,突破欧洲贸易壁垒的通道,把英国当成进一步投资欧洲的平台,由此在英国设立欧洲总部,一方面因为英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金融、资本市场非常活跃,另外英国的税制优惠,发展平稳,对中企赴英投资表现友好。但目前情况,由于脱欧带来的英国与欧盟关系的不确定性,中企能否继续借助英国这一通道更便利地开拓欧洲市场也充满了不确定性,很多投资者对是否还将欧洲总部设在英国表现出犹豫态度,并表现出意将欧洲总部设在其他国家,比如德国。显然,以往中企将英国当成欧洲总部的决定未来面临其他选择。

王鹏称,就目前看来,对于英国公司的并购投资机会,不少中企可能会在短期内持观望态度。英国与欧盟的经贸关系还未受到显著影响,加之英国脱欧后英镑汇率的下跌和英国房地产市场的震荡,中企赴英投资房地产呈上升趋势。对中企而言,不失为赴英并购的机遇期。

预期政府将继续鼓励具有战略意义的跨境并购

近一段时间来,2016年的对外投资增速显然引起了监管层的警觉。去年11月28日外汇局发布了《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负责人答记者问》,明确了监管部门对境外投资的公开态度,即:坚持实施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坚持实施“走出去”战略,坚持企业主体、市场原则、国际惯例、政府引导,坚持实施以备案制为主的对外投资管理方式,把推进对外投资便利化和防范对外投资风险结合起来,按有关规定对一些企业对外投资项目进行核实。去年12月初,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负责人就当前对外投资形势下中国相关部门将加强对外投资监管答记者问时明确提到,我国支持国内有能力、有条件的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活动,参与“一带一路”共同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促进国内经济转型升级,深化我国与世界各国的互利合作。同时,监管部门也密切关注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以及大额非主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对外投资、“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类型对外投资中存在的风险隐患。商务部表示,2017年,将“把握好对外投资的节奏和力度,着力抓好对外投资真实性审核、事中事后监管等重点工作”。

谈到近期对外投资的政策收紧将对2017年海外并购产生怎样的影响,王鹏表示,从国家政策层面,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是“十三五”规划的重要内容之一。“国家四部门连续两次的答记者问明确传达出,国家将一如既往地鼓励主业投资,或者是符合‘一带一路’倡议的投资。只是因为汇率波动的原因对我国整体外汇体系影响很大,所以对于资金占用量很大的行业或者与主业完全无关的行业的并购将采取限制措施。监管部门明确将密切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以及大额非主体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对外投资、‘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类型对外投资,这点尤其应该关注。”他建议,中企在寻求海外并购标的时,应审慎决策,同时对交易方式、并购主体提前进行合理安排,从而降低因监管部门的介入而导致交易进度被延误,甚至交易失败的风险。

王鹏认为,总体而言,因为国家对跨境并购采取管制的原因,监管机构有较大的可能对于估值已经非常高的投资领域进行审查,例如娱乐体育产业,政府新规将可能延缓海外并购的进程。外汇出境审批时间的延长将对部分交易产生不利影响。然而,具有战略意义的跨境并购预期将继续被政府鼓励。部分投资领域将受到冲击,例如房地产行业,以及其他被认为是“非战略”性质的投资。

谈到未来中企海外并购的动能是否有所改变,王鹏认为,从中长期来看,所有促使中国企业进行海外投资的驱动因素依然存在。他说,从企业自身层面,国内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企业发展瓶颈开始显现,“国内传统行业的企业早已看到国内市场的饱和情况,国内项目很难有可观的盈利,所以才促使这样的企业到境外投资,从横向和纵向寻求海外扩张和发展。从以往中企海外并购交易的情形来看,欧洲和北美等成熟市场凭借领先的技术、平台、品牌以及成熟的消费群体依然是中企海外投资的首选,而亚洲、非洲、南美和东欧等新兴市场也将吸引更多中企的投资兴趣。因此,总体而言,“我预计2017年海外并购交易仍然会保持活跃。只是交易金额及数量能否再创新高有待于观察。”他说。

网站首页 | 贸易论坛 | 手机客户端 | 贸易商城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西街2号楼 | 办公室:8610-84541822 | 编辑部:8610-84541822

京ICP备05001841号-3 中国贸易报©版权所有200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