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贸易新闻网(中贸网)
主管: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 主办:中国贸易报社
中文 English
分享微信微博APP

活的人,死的钱,提前消费的原罪到底在哪里丨51返呗张杰

来源: 作者: 2017-12-07 17:00:07

    (陆吾/二楞 锌财经)“我从来不用信用卡。我从来不觉得这是一个好用的东西。”很难相信这是从51返呗CEO张杰嘴里说出的话,毕竟51返呗是一家专职消费金融的公司,当然张杰之前也用过,只是后来不用了。

  “不管是提前消费,还是现金贷,他们都没有解决用户的真正痛点。反而会给用户带来巨大的压力,其实这样的模式并不是一门长久的好生意。”张杰告诉锌财经创始人潘越飞。

  很难想象,在信用消费为主流的现在,一家消费金融公司的掌门人会说出如此“背道而驰”的话。

  消费金融不能让生活的压力更大

  在与锌财经长达一个下午的采访中,张杰多次提起了“传统”这个词:观念传统、做人传统、生意传统。

  “我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是偏弱的。”张杰说,正因为如此,他在毕业后在老家桐乡做起了快递。两次不愉快的信用卡使用经历,让张杰彻底放弃使用传统信用卡。

  那时候还是10年前,在消费金融市场也没有现在各种各样的“花式消费”,基本上以信用卡为主。本着好奇,张杰也办了某银行的信用卡。

  “平时我几乎不用,有次在超市结账就是为了试一下就用信用卡买了单。呵呵,后来居然忘记还,逾期了。”张杰与锌财经分享了第二次关于信用卡的不愉快经历,随后他停掉了自己的信用卡。

  当问及第一次关于信用卡的不愉快经历时,张杰不禁的笑了起来:念大学时,为了给女朋友买礼物去网点办信用卡,但由于没有收入还被人白眼。后来通过代理公司的业务人员还是成功办到了卡,讨到女友的欢心。但那笔透支的钱却让自己陷入了恶性循环。

  两次极不愉快的亲身经历,让张杰看到了提前消费的痛点。“即便是现在,移动互联网十分发达,还是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哪怕是阿里也没有。”张杰说。

  之后,张杰在阿里待了五年,从市场,到产品,再到运营,张杰用一句话概括了在阿里的五年:不懂市场的产品经理当不成运营专家。但五年之后,张杰认为阿里并没有解决提前消费的痛点,即便蚂蚁金服已经是一个巨人。

  将返利和金融两件事结合起来,是51返呗正在做的。

  在整个提前消费场景里,其实关注的点都在“怎样让你这个月花更多的钱”,而后续所产生的还款压力却没人关注。

  不管花呗、白条,还是各种信用消费,其实满足的都是“花钱一时爽”的需求,但带来的后果就是接下来一个月我可能会很拮据,甚至为了还债陷入恶性循环。

  所以再想想,“2万本金,利滚利光利息就还5万”、“利率100%甚至500%”、“一天有40、50个催收电话”这些新闻标题时,虽然觉得错愕,但就没那么难理解了。

  “你不能利用人性的弱点,去刻意设计这样的产品并且诱导消费者使用。”而下一个张杰抛出来的问题就是:花了钱之后,有没有人来帮我还债?

  活人和死钱,原罪到底在哪一方

  “大学那笔差点让我恶性循环的账单,最后还是我父母帮我还了。”张杰提起那次经历,“父母作为我最信任的人,肯定会帮我还。在商业模式上,其实我们是一种‘共债’关系,现在51返呗就是要跟所有人建立一种共债关系,一种可靠的信任的关系。”

  杭州1217驾校平台已经上线51返呗平台3个月,每个月都会有20个左右的学员通过平台付费学车。驾校CEO庄建宏说:“申请分期的学员只要通过51返呗的风控评估,双方都会为在线报名的学员提供一定金额的返还。先保证你是一个可信赖的人,然后我愿意帮你分摊一点。”

  但高收益覆盖高风险,在互金公司更为常见,并已经有几家公司靠这个模式上了市。

  毕竟光填个信息就能申请贷款,别说可靠信任关系,可能连关系都谈不上。

  “利息高不高?当然高,如果利息不高的话,怎么抵消坏账?”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因为现金贷先天就具有高违约风险,所以所谓的坏账1%,不上门催收,根本就是“套路”。

  “更多的是因为前期借款金额太小,人工催收根本不划算,你看看等到了一定数量,有没有人来催收。”他继续说。

  当然,更会碰到催收都不能解决,就有了“我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你?”这样真实而搞笑的段子,据悉,有人通过小额现金贷,居然撸出一套房子的首付,而“撸口子”也成为了业内的行话,指找新的平台借钱。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2017年,中国有超过一千家的现金贷公司,为数以亿计无法办理信用卡的人群提供贷款,额度从几百到几千不等。

  但在这样的商业模式下,其实对优级用户是极其不公平的。因为这些用户所承担的高额利息是为次级用户的逾期在埋单。

  “如果能把次贷用户的数量降下来,那就可以把挽回的损失返利给优级用户,把利率降下来。”张杰说。

  高利率的根本原因在于把钱借给了“不好的人”,这些“不好的人”往往不能按时还钱,甚至不能还钱。

  换句话说,要是能把这些“不好的人”在借之前就筛选出来就能降低坏账率。在淘汰掉次级用户之后,可以以更低的利率贷给那些优级用户。

  所谓“现金贷的原罪”,说到底是人性的选择。任何一门生意,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其实并没有“罪”一说。到最后所谓的“罪”,无非是高额的利息及后续的催收做法,超出了“道德底线”。

  但是这该怪工具还是怪人性?如果明知道他们没有偿还能力和抵抗能力还要放款,是不是显得有些荒唐。

  当然,只看赚钱,这固然是一门好生意,但这和高利贷又有什么区别。

  普惠金融并不应该仅限于此。

  不能把钱借给每一个有需要的人

  “数据的用户分层,其实解决的是两个问题:用户分层和用户淘汰。”张杰说。在数据和人性之间,51返呗选择了相信数据。行业中,大部分的用户等级被划分为3-6个层次,但51返呗的用户分层已经达到了12级。

  在积累了700万的用户后,张杰表示,这样的商业模式是想把用户的消费习惯搬到51返呗上来。51返呗作为C端和B端消费场景的链条,每一笔消费都会纳入C端的信用体系和风控模型。

  “信用评估很多公司都在做,每个公司的切分点并不一样。我们也在做信用,现在已经把用户分到了12层,一般只把用户分为3-6个层级。”张杰告诉锌财经。

  C端每一次的消费行为和消费场景都能作为一个小数据,不同的小数据都是两两关联的。依据这些小数据能提炼出不同的规则,大规则下有小规则,小规则又去串联线下的消费场景。这样就构成了消费金融整个的信用场景。

  在建立起足够完善的信用体系和风控模型后,51返呗在今年4月份正式上线了现金贷业务。但张杰说:“51返呗的每一位用户都是活的,不会被定死。”

  “在金融里面,用户在不同阶段、不同时期、甚至不同场景的金融诉求是不一样的。”比如,买一台IPhone X的时候我是一个分期用户,我很在乎你的分期利率;当晚上坐下来跟朋友打牌时,我只想要几百块钱的周转,你收我几十块钱的利息我并不觉得贵。

  “体面的借钱。”张杰说,对于1000块的短期借贷,如果把利息控制在一杯咖啡、一杯红酒的代价,是大多数人都愿意接受的。“你问别人借钱,还钱时候也要请客意思一下啊。”

  纵横商户钱包创始人陈成庄在接受锌财经的采访时也说过“借急不借穷”。在他看来,频率高、流动性强的交易风险是可控的。

  作为金融服务来讲,有分期、提前消费、现金贷。现金贷又有长期的、短期的,高额的、低额的。消费金融的底层是数据,根据数据的分析和应用,找出上层的金融服务。

  “我在做的无非是在做用户的精准分层。用户其实对利率还是很敏感的,我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降低利率,通过提升用户的品质来降低我的坏账率和首逾率。在用户评级不完善的情况下,通过催收刚利率去降低损失,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51返呗的资金60%来自P2P平台,自持资金占40%,使用成本在12个点左右。较高的自持资金比例和充足的资金保障,也确保51返呗的借贷成本相对较低。

  “从古代的钱庄,到现在的银行,P2P借贷平台,金融是一项古来有之的业务。普惠金融,应该是让人更有尊严的。虽然不是人人可用,但也应该是人人都能享受金融服务——享受到与之相匹配的服务。”

  独家专访——

  Q: 您觉得消费金融应该给人们带来什么?

  A: 消费金融大的使命都一样,都是帮助用户更有效率、更有尊严、更有品质获得他想要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能够去帮助用户,帮助我们的小B,通过我们的一些供应链方式去服务好这个生态的参与者。

  Q: 51返呗的风控大概是一个怎样的模型?

  A: 我把用户的消费习惯都来留在我平台上,我们通过大数据的这种大的这么一个技术框架、系统,我把用户的每一层数据、每一层的行为数据、每一层的消费数据,每一层的贷后数据,以及每一层对外第三方的数据,运营商这些,全部给它拆成一个个小的数据,我们现在已经有几百个变量,而我的规则呢已经有天文数字了,就是为什么是天文数字?我们所有的变量它的规则体系都是两两关联的。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01

网站首页 | 贸易论坛 | 手机客户端 | 贸易商城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西街2号楼 | 办公室:8610-84541822 | 编辑部:8610-84541822

京ICP备05001841号-3 中国贸易报©版权所有200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