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贸易新闻网(中贸网)
主管: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 主办:中国贸易报社
分享微信微博APP

美国和两位盟友谁的算盘精

来源:中国贸易报 作者:孙允广 葛岩 2018-04-06 14:37:54

“编者按:近期,在贸易问题上,美国向日本、韩国等国家发难。围绕贸易纠纷,美日、美韩之间争执不下。目前,美国和日本在如何开展未来贸易谈判问题上僵持,美国和韩国就自贸协定修订内容勉强达成一致。美国究竟和日本、韩国在争什么?在贸易问题方面各自有何盘算?且看本报的分析。”

韩美自贸协定将更新

■ 本报记者 孙允广

近日,美国白宫高级官员透露,美国和韩国已就韩美自由贸易协定修订内容基本达成一致。“新版”韩美自贸协定将有利于扩大美国汽车对韩出口,提高美国汽车出口韩国配额——允许每家美国汽车制造商每年向韩国出口5万辆符合美国安全标准的汽车,比先前上限2.5万辆多一倍;超过配额的部分须符合韩国安全标准。

这是韩美自贸协定2012年生效以来的第一次修订,也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推动双边自贸协定重新谈判的第一份“成果”。

为何美方如此看重汽车出口配额呢?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经济学教授张锐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说,美国汽车行业在全球竞争中并不处于绝对优势地位,其产品相比于日本和欧洲国家同类竞品,缺乏成本和质量优势,因此需要相关政策的扶持和推动。

“同时,美国长期对韩贸易呈现逆差,而大部分逆差来自汽车行业。特朗普政府致力于减少美国对外贸易逆差,并指认韩国以设置非关税壁垒,如严苛安检规范方式等阻碍美国汽车扩大在韩市场,认定先前的自贸协定对美国不公平,损害美国就业。因此,‘新版’自贸协定希望扩大美国汽车对韩出口。”张锐说。

至于效果,美国媒体分析认为,提高配额对扩大美国车对韩出口的效果短期内难以显现。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韩国对美货物贸易逆差去年近230亿美元,韩国对美出口92.9万辆客车,总值157亿美元;美国向韩出口汽车不到5.3万辆,总值15亿美元;没有一家美国车企在韩国销售量超过1.1万辆汽车,不及配额一半。

美方官员说,韩方同意多方面减轻美国车适应韩国对进口车所设“繁冗”规范的负担,包括取消部分额外测试、废除某些商标要求等。

另一方面,“新版”协定把美国对韩国客货两用小型卡车征收25%进口关税的期限延长至2041年。按照原版协定,美国应从2021年之后逐步降低韩国该类小型卡车的关税。

据了解,受高额关税所阻,目前尚未有韩国车企向美国出口客货两用小型卡车。韩国两家最大车企现代和起亚集团工会对拖延降低小型卡车关税大为不满。现代汽车公司工会在一份声明中称,“这是一份侮辱性协议,等于接受特朗普先发制人阻挡韩国小型卡车进入美国市场的策略”。

对韩国而言,新版协议更有益于美国,韩国为何能够接受此协议并且快速谈成呢?

“‘新版’FTA是韩美双方重新博弈平衡的过程。”南京尚道社会研究所研究员曹朝龙认为,对韩国而言,美国是其第二大贸易出口国,韩国对美贸易构成依赖,不得不进行部分妥协。

“通过与美国快速达成FTA修订协定,韩国一方面可以保住自贸协定,维持整体的互惠性;另一方面,也可避免美国对其钢铁课征高额关税,同时还可守住本国农业领域利益。”曹朝龙告诉《中国贸易报》记者。

据了解,美国把自贸协定修订内容与对韩国部分豁免钢铝关税“挂钩”。美国近期宣布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关税。一些美国盟友获得有条件“豁免”。新版FTA中,韩美同意,美国仍将对韩国铝产品征收10%关税,对大部分韩国钢铁产品免税,免税配额相当于2015年至2017年年均进口量的七成,超出部分按25%课税。

美日贸易纠纷进退维谷

■ 本报记者 葛岩

近日,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表示,日本不应与美国进行双边自贸协定(FTA)谈判,并以此换取豁免钢铝关税。当美国在全球范围内挑起贸易争端的时候,美国的亚洲“小伙伴”——日本为什么会高调宣布拒绝进行双边贸易协定谈判?

日本著名经济学家吉崎达彦在《日本产经新闻》上刊载的文章也许代表了日本国内绝大多数人的心声。文章称,面对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发难,日本的应对将非常困难,不如就钢铁关税向世界贸易组织起诉美国,不要去回应特朗普式的交易。

吉崎达彦称,自3月1日宣称加征钢铁和铝产品关税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奔放的言行就没断过。更重要的是,关于美国对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很多国家都得以幸免,但日本却成为少数限制进口的国家。

吉崎达彦还称,目前日本对美贸易出口额达15万亿日元,进口额达8万亿日元,出现大幅盈余,与其说是不公正贸易所带来的结果,不如说是纯粹自由竞争导致的结果,尤其是占出口40%的日本汽车的竞争力所导致的。尽管如此,要求“互惠”贸易的特朗普总统还是难以接受这种局面。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徐梅认为,美日之间的贸易问题有其历史原因。她告诉《中国贸易报》记者,战后随着日本经济的恢复和增长,日本与美国之间于1955年在纺织品领域首次出现贸易摩擦。1980至1984年,日本对美出口在其总出口中的比重上升到35.2%,四年间提高11个百分点,里根政府又实行高利率政策,导致日本对美贸易顺差急剧扩大。

在这种情况下,日美在汽车领域的贸易摩擦愈演愈烈,美国开始将汇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