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贸易新闻网(中贸网)
主管: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 主办:中国贸易报社
分享微信微博APP

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不断推进——

从贸易通道变身经济腾飞的跑道

来源:中国贸易报 作者:本报记者 张凡 2019-10-17 10:10:41

今年8月,谋划已久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正式印发。10月中旬,新通道建设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西部12省区市以及海南省和广东湛江市,近日在重庆市达成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框架协议。这就意味着,西部陆海新通道朋友圈已经扩大到我国14个省区市。根据这项协议,各方将坚持“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运作”的原则,重点在建立综合运营平台、加快运输通道建设、加强物流设施建设、提升通道运行与物流效率、促进通道与区域经济融合发展、协同完善支持政策、共同做好宣传引导等方面开展合作。

与此同时,西部直属海关和海口、湛江2个沿海海关共同签署了《区域海关共同支持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合作备忘录》,中国建设银行新通道组织沿线的13家分行以及4家东南亚地区境外机构,共同签署了《金融服务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框架协议》。

这些举措都是对《规划》的进一步落实和推进,也是向《规划》中的目标发起了一次冲锋。

更名背后的逻辑

与我国的改革开放、“一带一路”倡议相似,西部陆海新通道也是在边实施边做顶层设计过程中走过来的。也就是说,新通道顶层设计的内涵也一直伴随着通道的建设进展的变化而变化,仅这条通道的名称就变更了两次。

2017年8月,中国与新加坡签署政府间合作协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下的“南向通道”正式启动。南向通道利用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运输方式,由重庆向南通过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通达新加坡等东盟主要物流节点,比经东部地区出海节约10天左右,已成为西部地区便捷的出海通道。

2018年1月,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同意将南向通道列入“一带一路”项目库予以重点支持,中国商务部也同意将南向通道纳入中新(重庆)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框架下,与新加坡合作推进。

2018年11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共同见证了双方自贸协定升级、互联互通、金融、科技、环境、文化、海关等领域多项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其中就包含中新(重庆)项目旗下“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谅解备忘录的签署,由此,“南向通道”正式更名为“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

到2019年8月,《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正式印发,即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再次转型升级,“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正式鸣响了发令枪。这也标志着这条大通道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

每次更名都反映出这条通道的建设路径越来越清晰。最新的名称中没有了“贸易”二字说明,这条通道将被打造成集贸易、投资、人才、信息、资金等要素融合的西部地区经济腾飞的跑道。《规划》中就明确指出,我国要建设连接“一带”和“一路”的陆海联动通道和西部地区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陆海贸易通道。这为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总体构架、空间格局、产业纵深和创新模式做出了顶层设计,也为我国沿线各省区市参与新通道建设指明了方向。

由此可见,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具有重要意义。从长期来看,西部是“一带一路”在国内的交汇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先行官,更是打造全面开放新格局的热点地区。从近期来看,中国经济进入了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阶段,加上外部环境发生变化,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中美贸易摩擦尚未解决,中国经济原来的引擎东部地区负荷加大,在西部地区培养一个新的经济增长极是助力中国经济增长的良策,让中国经济发展依靠东西部地区双引擎来拉动。

在《中国贸易报》此前刊发的《“四新”赋能西部陆海新通道大发展》一文中,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副会长、交通运输部多式联运专家组成员李牧原对《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作解读时说了四个“新”,即打造新的增长极、培育新动能、开拓新市场、实现新融合,恰当地说明了打造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意义。她说:“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概念颠覆了西部地区过去长期的发展惯性思维,‘新’是整个通道规划当中最具灵魂的地方。因此,我们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时候一定要扣住时代脉搏,理解好这个‘新’字。”

从胜利走向胜利

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已经取得瞩目的成绩。

西部陆海新通道主要物流组织方式均已实现常态化开行。截至今年9月30日,兰渝专列、陇渝、陇桂、黔桂、桂陇、青渝桂新等多条线路协同发展,渝黔桂新铁海联运班列累计开行1349班,国际铁路联运(重庆—河内)班列开行103班,重庆—东盟跨境公路班车发车逾1600车次,陆海新通道已辐射连通全球90多个国家或地区的190多个港口。

事实上,这条对外大通道的打通,使得西部经济发展的动力越发强劲。近年来,西部地区已经成为全国经济增速最快的地区,据海关统计,今年前三季度,西部12省市区外贸增速为11.8%,高出全国外贸整体增速9个百分点。

这次新通道朋友圈的扩容,无疑将助力其迈入建设的新阶段。

“目前来看,海南的主要参与者,应该是洋浦和海口。特别是洋浦,独特的深水港和区位条件,可在融入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中起到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南接‘一路’,北接‘一带’的支撑点作用。”中国南海研究院海上丝绸之路研究所副所长林勇新说,具体而言海南省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参与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一是通过洋浦开通泰国、新加坡等东盟国家的货运航线,为西部省区市打通南向出海通道,衔接“一带”的经济走廊,形成“一带一路”的大通道建设。二是发挥洋浦的支点中转功能,通过开通到南亚和东南亚的航线,与国际运输主干线相衔接,以加密和做好支线的货运,推动贸易畅通。

广东省湛江市的加入,也颇具深意。看起来在新通道建设中,广东省只有湛江一个市加入,其实这是一个资源接口,背后则是西部陆海新通道可以对接整个广东省,乃至粤港澳大湾区的资源。

“湛江是西南地区传统的重要出海口,港口条件优良,尚有很大潜力可挖。”有关注航运经济的本地学者认为,湛江的加入具有重要意义:一是丰富广东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交流合作,通过发力多式联运巩固和提升广东的交通物流枢纽地位;二是进一步密切粤港澳大湾区与东盟特别是中南半岛的贸易投资合作,有力支持中国—东盟自贸区高水平发展;三是湛江发力“三个一”建设,即“一通道”是参与共建西部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一港区”是谋划建设自由贸易港(区),“一示范”是建设国家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配合和支持海南自贸试验区建设,同时为自身经济发展寻找新动力。

仔细研究可以发现,这条通道可将重庆、陕西、四川、云南、广东、广西、海南7个自贸试验区连接起来。这并非是偶然为之,而是为西部地区对外开放形成联动发展的新局面精心为之的。

此外,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地区的海关加强合作,金融机构加入新通道建设,则进一步打通了西部对外开放的货物贸易与金融的大动脉,激发了西部地区广大企业从事对外贸易、投资的积极性,也进一步改善了西部地区的营商环境,为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和吸引更多外资落户打好了基础。

展望未来,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或许还会面临一些挑战,但现在打下的每一个“路桩”,都将筑起西部地区经济腾飞的跑道。根据《规划》,到 2035 年,西部陆海新通道将全面建成,那时,通道运输能力更强、枢纽布局更合理、多式联运更便捷,物流服务和通关效率达到国际一流水平,物流成本大幅下降,整体发展质量显著提升,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提供有力支撑。


责任编辑:葛岩

网站首页 | 贸易论坛 | 手机客户端 | 贸易商城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西街2号楼 | 办公室:8610-84541822 | 编辑部:8610-84541822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502034811   京ICP备05001841号-3 中国贸易报©版权所有200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