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贸易新闻网(中贸网)
主管: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 主办:中国贸易报社
分享微信微博APP

心信教育毕业生内心独白:有一种成长,叫做心信

来源:市场经济网 作者:小艺 2020-01-02 15:16:34

前言:生活像一列连接万向的列车,在微妙间通向无数可能。对于高考、高中生活故事,千百人有千百种体验。今天我们要说的是一种成长,一次蜕变。人生转瞬而过,愿每一个你,终不负时光——致心信教育,致王晓垒

  高中的第二个星期,我从向口中听说了你的名字。那天晚自习后,我和祖钰去了你在吴中旁边租的答疑小屋。小亚姐问了我们的名字,她说现在小孩儿的名字怎么都很好听。你当时正在和学生讲题,转过身看了我们一眼微笑了一下就接着讲题了。后来小亚姐说你们会感谢把你们带到这儿的同学,现在确实很感谢,也很庆幸。她说来这只要听话就行,只要配合成绩就不用担心了。

  第二天中午我和祖钰去找你把第一次的课补起来。你的妈妈说你昨晚弄了一个晚上的资料,天亮了才睡,还没醒,然后把你叫起来。你慢慢的给我们讲第一节物理的知识。有一些小知识点不懂的时候,你会眉眼向上抬一下然后说:“不着急哈,不着急,咱们再来一遍。”

  第一次去上课的地方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同学提前预警过教室有点破,但我感觉还好,只是平常心看待环境,听课感觉很好。然后慢慢成了习惯。

  慢慢的,很多人去了,很多很多人。

  你说,你们上课不要看手机看手表,说看时间是催你下课的意思,是对你最大的不尊重。你们到这儿来就不要睡觉,交钱睡觉你傻呀?你说,我最讨厌我在上面讲你在下面抄笔记的人了,然后看似满满的笔记貌似学到了很多,其实什么都没有到脑子里。

  有时候,有些同学走神的时候,你会轻蹲,然后小眼睛扫一扫那个同学说,诶来看这道题啊,来看啊,这道题很漂亮,怎么会这么漂亮,要是我见到出题人,我一定会当面跪拜。

  你总是喜欢把好的题用漂亮来形容,把出这些“漂亮题”的人当成神。

  你喜欢我们问问题,说不懂不问那是大傻子。你说上课问问题不用站起来,因为问问题得是自由的,不应该拘泥那么多形式。你说心信就是一个家,你在家里还那么客气。

  有的时候我们说不会做的时候,你会靠着墙,稍稍后倾,抬起一条腿,皱着眉头说,一群胆小鬼,就这个题,看我怎么秒了。你说高中数学是用来玩的,物理是用来吓唬同学的。

  你会在我们抄笔记的时候说一些你以前的或者搞笑的事情。那时候你总是靠着墙,一只手拿着黑板擦,讲起以前的事情或者和以前学生的事情会很享受的表情。说起搞笑的事就会讲着讲着自己笑了,露出一口大白牙,有一次无意瞥见了笑得很开心的你,确实比紧皱眉头的你帅。

  你说高中不要谈恋爱啊,然后举以前学生的例子来警示我们。你说要是咱们这边的学生谈朋友,你一定会去想各种办法拆散他们,比如会对那个男生说那个女生怎么怎么不好,对那个女生说那个男生怎么怎么不好。其实,听到你说以前那个特别可惜的例子,我看到了你眼中的无奈和遗憾,那种看着学生沉沦却无法挽回的无力感是不是让你很难受?

  你总是说每年的年级第一都是咱们这边的学生,每年都是。你们这届也依然会是,你们看着,本以为你是在鼓励我们,结果我们确实是这样。

  第一次月考之后的物理课是第一次课。当时我很忐忑,都不敢把答题卡带过去。后来你进来了,乱糟糟的头发,有些红的眼睛(不是因为哭...),紧皱着眉头。你拿了一根粉笔,低头来回的走。抬头看了我们一眼马上低下去:说,我哪里对不起你们?你们考这样的成绩,我哪里做得不好你们说,别拿这样的成绩来伤害我...当时真的是特别心酸难受。你说认为自己没考好的等会下课自己出去做俯卧撑,有良心的自己出去做。你说这节课不笑了,你说你们真的以为我好欺负呀?我以后要向对高三的学生那样对你们。但是后来你还是笑了一次,下课的时候你说算了,大家回家做俯卧撑去,结果我们还是当你面做了,因为我们感觉我们真的对不住你。

  你每次都说作业忘带的要做俯卧撑,就从这次实行,这次是真的。你每次都说马虎的,没考好的要做俯卧撑。其实我们一次也没有做过,因为你说你总是心太软,但我们真的挺怕你的,特别是知道你的好以后。

  其实你就是一个藏不住情绪的大男孩。有时候看到有些学生看手机啊什么的,你会皱眉低头然后重复你的原则。有时候你说得有点重,看到我们很低落,你一会之后又会给我们道歉,说你刚才不应该对我们发火的,对不起啊,我应该忍住的。你们别生气啊,千万别生气啊,我不是有意的。微张的嘴巴,带些小心的神情。

  有一次好像是你的家人被人欺负了,你的脸色很不好,整节课都不笑一下,有史以来最低压的一节课,我们都过得战战兢兢的。你说要练好身体,要让自己强大起来,不能让家人被人欺负。

  寒假的时候,有一次中午你背着李老师(他媳妇)的包一脸轻松的进来,很像一个学生。我们就在那里笑说:这是谁的包呀?你眼睛一斜说你们猜?后来李老师进来了,我们又是一阵,问老师你的包呢?她说免费的劳动力怎么不用呀。你空间相册里面出去玩的照片都是你背着李老师和你自己的书包,一个在背上,一个在前面,哈,好男人。你有一次说将来我们孩子会说爸爸就是一个没考上清华的小本科生,妈妈也只是一个武汉大学的研究生。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努力,比我们强。其实我想说,你都想这么远了,而且你们都这么优秀了。

  我们进去上课抢位置的时候,你总是笑着看我们,很幸福的那种。你会说:诶,你慢点啊,别摔着啊,我帮你拿椅子。中途有人上厕所你也会说下楼慢一点,但上厕所要快一点啊。晚上回家了你也会说:回家路上小心点,别瞎冲瞎撞。然后给我们举有一个娃自行车撞摩托车的例子。

  你每次都穿很少的衣服,两件短袖衬衣从夏天穿到秋天。我们都外套长袖了你还是那件格子短袖。我们穿羽绒服棉袄了,你才换成一件羊毛衫,还把袖子卷的老高。鞋子就是一直不变,小亚姐说你买了几双一样的鞋子。后来你说那双鞋软,穿着上课脚会好受点。

  你就像一个铁人一样,周末的时候从早上八点一直到晚上九点,课排的满满的。在那里自习的时候看到你抽空吃饭都会特别心疼。晚上你还要给高三的学生开小灶。平时也是那么满,你说高三的学生有时候早上六点多就会把你弄起来给他们讲题,中午要给各种学生上课,补课,讲题...晚上很多同学去那边自习问问题。之后又会备课。学长们说他们曾经问你问题问到凌晨两点多。你一个人教高一高二高三的物理数学,还帮其他老师备课,有时候还得安慰情绪低落的学生。我以前一直认为补习班的老师都是为着钱。但是从没有想过会有这样一个老师,能把他最美的年华全部给学生!

  你说你大学为了给生病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妈妈看病,从大一就在外面做家教,考试都是应付的,但我们知道华科那样大学哪有那么容易应付。你说你就是个小本科生,连研究生都不是。你们以后一定要比我强啊。你大一就出来当家教了,慢慢办培训班。小亚姐说当时你毕业的时候也很纠结,又想继续干这个,又想继续读研。但是后来还是选择了这个。

  你总是说你怎么怎么笨,反应怎么怎么慢,说自己怎怎从职校一路不放弃,你总说没考上清华只上个华科是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你总是把自己贬低然后来给我们信心。你说你以前比我们还差,只有职校才要你。后来你突然醒悟了就发奋学习了。说怎么到第一个高中,第二个高中,第三个高中。还有某个高中可恶的校长和那个拿粉笔砸你的老师!你说高中知识很少呀,只要坚持学一定能会的。你看我到了高二才开始学,你们肯定比我聪明吧。你说你最喜欢我们这届高一的孩子了。你希望我们都考好。你希望我们都考清华北大。

  你说你当时的梦想就是清华,你选择了复读,但理综前面最简单的两道生物选择题错了,由于字太丑语文考的很低。你只好去了华科。你说着你当时对答案的心情。说着你没考上清华暑假你用被子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说自己没脸见人,除了下地干活就是睡觉,说自己是因为爸妈太辛苦才没有自杀,说一个人要是梦想没实现有多么的痛苦。你总是说你怎么怎么笨,说我们比你强,比你当时成绩强太多了,说我们要是高考考不好会更加遗憾,更加后悔。

  小亚姐说你王老师当初就是靠着努力成绩上去的,当时特别努力。你说你当时学得脑神经衰弱,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现实了。要我们不要太熬夜,不要学太晚,高一要保证一定的睡眠。

  你说你不要不懂事不听话的学生,这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要是你们不能一直来上课就干脆不要来。你说心信是个积极向上的地方,要么来一起拼,要么就别来。

  寒假的时候,你只让我们休息了六天。虽然每次我都一脸郁闷说只休息几天,但是其实我真的很希望多上几天的课。那些天很冷,人很多很挤。你问我们要不要开暖气。你说以前这里没有空调的,夏天的时候有学生把自己家里的电扇带过来。你说有一次上课停电了点着蜡烛上课,神情很是得意与怀念。

  最近你说你可能要走了。小亚姐也是这样说的。当时低头很难受,她说你也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之前你不是说要把我们这一届带完再走么?做人不能出尔反尔呀!留下吧,我们不舍得你。

  你说你喜欢吴家山的孩子,你说吴家山的孩子很懂事。你说你在吴家山不是为了钱,要是为了钱你就去深圳了。你总是说这题讲完之后就下课,我们就很配合你,而且装作很高兴,其实不是真的,因为我们被你骗了很多次,你才不会提前下课。你说我说下课你们很兴奋让我很难受。你问我们是不是真的?王晓垒同学,这不是真的!

  其实我们都看得到你对我们的好。你希望每一个学生在学校都能分进快班,你希望每一个学生都能考好,你希望我们都能好好的。有些事情我们不说不代表我们看不到。你说你只带高中是因为高中生应该懂事了,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我们也这么大了,也不会像小孩子一样想什么就什么。其实我们真的真的真的那么喜欢你。考不好的时候那么愧疚。

  有一次听到同学说心信那里上课太不舒服了。必须得看黑板,还什么都不允许。还有那个王晓垒,对学生太狠。听到这些我很想拉着他好好理论一番!但是都是同学又不能太过分。很多人说别的补习班怎么怎么好。硬件设施怎么怎么好,上课怎么怎么自由,老师怎么怎么温柔。我只想说那样的放纵,以后会怎么看?我喜欢心信的霸道,喜欢他的那些要求,喜欢那里的桌椅,喜欢那里的一切。

  特别喜欢在那里自习,特别喜欢那里的氛围,只是专注,只有很单纯的同学。上课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喜欢我们渴望知识的眼神?

  心信。他说用自己的真心换回家长和学生的真信。

  心信。有一个男人叫王晓垒。我们都很爱他。

  但愿我们的心信在真实中能继续成长!

  但愿真实万岁!

  匆匆而过,不悔来时路

  我永远在心信!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2
【免责声明】本文为企业宣传商业资讯,仅供用户参考,如用户将之作为消费行为参考,中国贸易新闻网敬告用户需审慎决定。

网站首页 | 贸易论坛 | 手机客户端 | 贸易商城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西街2号楼 | 办公室:8610-84541822 | 编辑部:8610-84541822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502034811   京ICP备05001841号-3 中国贸易报©版权所有200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