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贸易新闻网(中贸网)
主管: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 主办:中国贸易报社
分享微信微博APP

观点|增强国际海运话语权正当时

来源:中国贸易报 作者:本报记者 刘国民 2021-01-07 09:11:23

从2020年延续至今的外贸企业订舱难、国际班轮公司海运费飙涨问题愈演愈烈。继2020年8月初乐歌股份发布《关于外贸出口企业共同呼吁平抑出口集装箱海运价格的号召》,引起微博网友和业界很大反响之后,2020年12月23日,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和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企业协会向商务部服贸司、外贸司申请查处“班轮公司乱涨价乱收费行为”。

整体地看,当下中国外贸海运领域,暂时形成了一个卖方市场,一方面是少数几家大型国际班轮公司垄断了中国外贸企业海运市场,另一方面是数量多且分散的中国外贸企业、货运代理企业一舱难求,被迫一再出更多的钱、花更大的代价让自己的货物早点出海。

但另一个重要事实是,这些国际班轮公司当下并不处在历史上最兴盛、最强势的阶段,反而比较被动吃力。原因一目了然,尽管和中国外贸相关的海运航线非常火爆,但包括欧美国家在内的很多国家疫情形势严峻,开工营业情况不如中国,消费需求也在萎缩。这就导致国际班轮公司很多条和中国外贸无关的航线业务萎缩堪忧。这一加一减汇总起来,这些国际班轮公司全球业绩难言乐观,压力很大,某些国际班轮巨头传出大量裁员消息并不令人意外。表面上看,国际班轮公司在中国这个局部市场获得了更强势、更垄断的“主动局面”,但实际上它们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加依赖中国市场,非常需要火爆的中国市场让自己的全球业绩不至于那么难看。在这种双方都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依赖对方的情况下,双方都很难摊牌决裂,被动的不只是中国外贸企业,这些国际班轮巨头其实也被“套住了”。

基于此,当下正是中国业界和国际班轮公司展开博弈、争取更多国际海运话语权的好时机。考虑到中国外贸企业和中国国际货运代理企业多而分散,单个去和国际班轮公司打交道,无非是直接暴露自己“太需要订到舱了,一定要尽快订到舱,哪怕出更高的价钱我也只能接受”这种很被动的底牌,从而增加对方一涨再涨价的底气。所以现阶段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等协会的角色就变得非常重要。虽然会员企业为了订舱已经处在很被动的位置,但行业协会本身不需要订舱也不必因为订不到舱而低声下气。所以,相关行业协会可以在熟读相关法律法规基础上,准备尽可能多的证据材料,一方面向相关主管部门申诉,一方面做好和国际班轮公司展开法律战的准备。同时还可以加强和新闻媒体的联系沟通,将更多客观事实和证据材料告诉国内外公众。除此之外,行业协会应该将更多业内企业团结起来,集体和国际班轮公司讨价还价,行业协会还应联合尽可能多的其他协会一起发声和展开行动,共同扭转困局。

其实,中国交通运输部也留意到相关声音,并在2020年12月29日答复网民关于“近期出口海运货柜紧张价格上涨”的留言中表示,交通运输部对国际海运市场经营秩序和服务质量高度重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海运条例》建立并实施了国际班轮和无船承运业务经营者运价备案制度,采取“双随机、一公开”方式对运价备案执行情况进行检查,对检查中发现的问题依法依规严肃处理,“下一步,我部将加大对运价备案执行情况的检查力度,并督促协调各有关船运公司,进一步增加运力和空箱供给。”

虽然这些来自不同层面的努力想要短时间撼动国际班轮公司的垄断优势并不容易,但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企业协会以及很多业内协会和业内机构、人士,特别有必要抓住当下国际班轮巨头相对比较虚弱、业绩压力较大的时机,真正拿出不怕和对方两败俱伤的胆识和勇气去博弈。当国际班轮巨头接收到这种有可能两败俱伤的信号后,更聪明的他们是有可能做出一些让步的。


责任编辑:葛岩

网站首页 | 贸易论坛 | 手机客户端 | 贸易商城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西街2号楼 | 办公室:8610-84541822 | 编辑部:8610-84541822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502034811    京ICP备05001841号-3 中国贸易报©版权所有200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