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贸易新闻网(中贸网)
主管: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 主办:中国贸易报社
分享微信微博APP

2017年中企海外并购漫漫求索路

来源:中国贸易新闻网 作者:张凡 陈璐 2018-01-11 09:21:14

关键词:“一带一路”成亮点

主持人:汤森路透日前发布2017年中国并购交易显示,尽管2017年中国海外并购交易下降37%,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并购交易金额创历史新高,达461亿美元,已超过2016年全年305亿美元的总金额。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企业海外并购都呈现哪些亮点?

罗小军:国家政策鼓励企业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投资,自2014年以来,中资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投资占整个中国对外投资比重保持在10%左右,2017年预计提升到14%左右。自2014年以来,中资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海外并购,民营企业参与程度逐步提高,民营企业发起的并购宗数占比超过67%,在披露的交易金额中占比超过50%。自2014年以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并购投资中,最热门目的地是新加坡、以色列、印度、马来西亚。自2014年以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并购投资的最热门标的行业是TMT、能源矿产、基础设施与公用事业、制造业、金融等。无论是从全球政治经济竞争与合作格局,还是从国际分工和产业梯度转移角度、产能合作角度,“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合作大有潜力,随着时间推移,潜力将进一步被发掘。

吕芷珊: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继续贯彻实施“一带一路”倡议,也为中资企业海外矿业并购打开了新的窗口。“一带一路”涵盖的国家、区域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国家政府层面以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共赢方式,可以为企业在当地的投资提供更深层的保护,也可以为企业在当地获得更便利的开发条件以及更优惠的资金成本提供支持,应该说是中国矿业“走出去”千载难逢的机遇。例如广西实施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重点项目援建柬埔寨国家地质实验室,建成后交由柬方运营管理,就为企业投资做了很好的铺垫。以东南亚国家为例,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老挝等国都有较丰富的矿产资源和充足的劳动力,但当地缺乏资金和专业开发能力,“一带一路”倡议为国与国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合作规划了美好蓝图。

关键词:“滑铁卢”还是“凯旋门”

主持人:从2010年开始,中国放宽了对外投资的限制,鼓励有实力、有条件的企业“走出去”。近年来,“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越来越多。中企海外并购呈现的整体状态是怎样的?成功与失败率又是怎样的?

罗小军:从整体上而言,这一波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正如火如荼,而收购项目的工作重心已从早期的完成收购进入到整合运营和退出阶段。部分财务性投资项目、与国家监管方向不吻合的行业投资项目(如不动产)将会逐步退出。此外,与目的地国监管不吻合的标的也将被否决,比如信息技术、人工智能领域等将受到国外监管更多关注。“万事开头难”,中企的海外并购,是去一个文化和制度截然不同的国家开展经营,困难程度可想而知。海外并购是否成功,要看投资的目的是什么,达到目的就是成功。财务性投资要以退出时候的回报为评估依据,投资回报率是否高于全球或者母国市场的回报率或者资金预期回报率。战略性投资,除了财务回报外,还要看协同价值的实现。此外,企业运营是动态的,由于诸多项目仍在整合运营期,因此成功失败的具体比例并没有确切的数据。但按照国际通行的说法,跨境并购成功率大概为30%。

吕芷珊:要完成一次并购,就需要企业有较强的投后整合能力和足够的耐心。以矿产资源领域的中资企业为例,海外并购中是有成功案例,但投资失败的情况居多。因为诸多行业与矿业行业相同,都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具有成熟的体系。有时候我们看到的很多失败案例,并非是项目自身资源禀赋不好,而是我们的投资企业并没有着力打造一支具有跨境工作能力的专业化团队。另外,有些中国企业还缺乏合作共赢的精神,如果企业能够抱团出海,取长补短,在并购时往往能够具有谈判优势,更好地规避风险,从而取得更佳的效果。

关键词:门槛高 跨越难

美国是中资海外并购的第一目标国,美国国会和一些利益团体推动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修正案即将通过,CFIUS的职能将进一步强化,中资企业在信息技术领域、军事敏感区域等领域的投资及政府背景的投资者股东和资金来源,都将在CFIUS审查时,被列为安全威胁的重要证据。不过,了解下美国关于外国投资安全审查法律的产生和历次修订,这一轮针对外国资本在美国并购的兴起进行专门修法,也是惯例。

连涟:全球监管的不确定性贯穿2017年,以前在跨国并购领域,听得较多的是美国CFIUS、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加拿大投资法案(ICA)等,现在欧洲也加强了对外国投资的审查。这说明中国企业出海面临更多挑战和困难,西方国家对中国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由于意识形态的不同,可能会存在天然的戒备心理,有时甚至会在关键技术领域进行封锁。

张伟华:欧盟与美国都在筹划加强对外商投资的审查,尤其是对政府控制的企业、金融机构或者政府背景的基金。比如欧盟就提议,所有成员国进行外商投资审批时,需要考虑其他成员国的意见以及欧盟委员会提出的意见。美国国会提议对CFIUS审查规则进行修改。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企业在面对域外政府审批的过程中,往往采取“不折不挠”的态度,比如“撤回并重新申报”的方式在近年来的中企收购中较为常见。这也从侧面反映了,CFIUS加大对中企的审查力度,审查时间变长,且监管机构就其国家安全担忧达成减轻事项“难于上青天”。中国企业出海面临日益严格的外商投资审查与审批,在这一大背景下,上述方式或许值得借鉴。此外,需注意通过严格承诺获取监管机构审批;不要在监管机构审批中承诺过高的反向分手费;在交易中聘用外部顾问、积极商讨减轻国家安全风险顾虑的措施,对于交易过程中监管风险控制大有益处。

主持人:最近,蚂蚁金服收购moneygram被否,为中企海外并购敲响警钟,如何顺利通过国外监管机构的审查成为并购成功的关键一步。近年来,国外的监管机构对来自中企投资持怎样的态度?

罗小军:从全球监管态势而言,中资海外并购的主要目标国的外商投资监管将趋于严格。美国、德国、澳大利亚、欧盟,甚至英国都在加强外商投资准入审查。


责任编辑:苏旭辉

网站首页 | 贸易论坛 | 手机客户端 | 贸易商城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西街2号楼 | 办公室:8610-84541822 | 编辑部:8610-84541822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502034811   京ICP备05001841号-3 中国贸易报©版权所有200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