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贸易新闻网(中贸网)
主管: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 主办:中国贸易报社
分享微信微博APP

改善营商环境永远在路上

来源:中国贸易报 作者:记者 陈璐 实习记者 于佳敏 董明智 2018-06-05 10:07:08

嘉宾: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 桑百川

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 张建平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 白明

主持人:

《中国贸易报》记者 陈璐 实习记者 于佳敏 董明智

投资环境像空气,要更清新

主持人:“投资环境就像空气,空气清新才能吸引更多的外资,过去中国吸引外资主要靠优惠政策,现在要更多靠改善投资环境。”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的这则比喻生动阐释了优化投资环境对吸引外资的重要作用。在各位看来,目前我国的营商环境如何?

桑百川:中国营商环境还是取得了一些进步。比如中国在开办企业方面鼓励“全民创业、大众创新”;平等对待外资企业,创造公平的投资环境;进一步简化行政审批手续,降低行政成本,企业在工商注册方面简化了程序,提高了效率,这都有利于持续改进中国的营商环境。

张建平:中国过去是计划经济,现在朝着市场经济迈进,大量的体制机制的改革任务还未完成,如行政程序、政策法规、部门规章,部门之间的互联互通、信息共享,企业审批程序,方方面面都面临改革,但整体来看还是有所进步的。

主持人:近5年来,中国两次修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外商投资限制性措施缩减了65%,只剩下63条;先后设立的11个自贸试验区,已成为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试验田;最新的负面清单相关限制性措施与最初相比,已减少一半; 96%以上的外商投资实行备案管理,审批时间也缩短80%以上。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的模式,将很快由自贸区走向全国;“一口办理、一套表格”降低外资企业进入中国第一道门槛……此外,对于外国投资者特别关注的资信调查与评级服务、会计、审计、电子商务、新能源汽车电池制造、轨道交通运输设备制造等等,也已经全面对外开放。上述举措进一步推动了外资来华投资的热情。标普、穆迪、惠誉全球三大信用评级机构已经开始筹划在华独资经营事宜,特斯拉在上海注册成立公司……毕竟,企业“用脚投票”才是对营商环境改善的最好肯定。

小灶菜与大锅菜各具风味

主持人:世界银行发布的《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改革以创造就业》,该报告中我国营商环境排名78位,与上一年持平。这一排名落后于美日韩等国家,甚至不如泰国、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这一刚刚及格的排名与我国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极不相称,您觉得原因在哪里?

桑百川:世界银行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中国排名78位。这一数据相比之前有所上升,但上升幅度有限,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排名计算的指标选择。对中国的评估主要是以北京、上海的营商环境作为重要参考,根据问卷调查、专家打分等手段得出的结果,这些指标的选择与客观情况可能存在偏差,且会受专家倾向性的影响。二是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中,不仅美国谋求制造业回流,改善投资环境;发展中国家也从基础设施、创造性资产、研发投入以及要素资源的可得性、政策的可预期性和优惠政策等方面进行改善以期吸引外资。三是中国曾一度出现对利用外资不够重视的情况,2017年以来,中国连续出台一系列刺激外资政策和规则,国务院连续发布扩大开放和积极利用外资的指导意见,努力改善营商环境,政策规则仍有待落地。此外,世界银行发布的排名是参照指标,不见得能完整客观反映我国营商环境,况且欧美等国公司仍将中国作为投资首选地。

白明:通过观察报告,排名前面的国家未必是经济体量很大的国家,美国、日本、欧洲等一些国家排名虽然在前列,但也不是最靠前的。我认为,应该在国情相似的国家之间进行比较,比如大国和大国比较、小国和小国比较。对于大的经济体而言,营商环境涉及的面比较广,改善的难度也随之加大。以中国和新加坡为例,就存在很多不可比的因素。因此,营商环境的比较,应该以规模大小或者以经济发展水平为标准进行,这样才贴近实际情况。当然,现在这些排名靠前的国家营商环境的经验未必适用于所有国家。毕竟,“小而精”的小灶菜与大锅菜各具风味。

主持人:抛开世行报告而论,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各国都在争相改善营商环境,以便吸收外资。我国改革开放40年以来,经历过一段时间的吸引外资高速发展,但目前已出现放缓趋势,在您看来,这是哪些因素导致的?

桑百川:中国连续26年成为发展中国家吸收外资最多的国家,这是我国营商环境有所改善的体现。目前又开始在原有基础上进行改进,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比如中国的基础设施较为完备,通水、通电、通信、交通运输、物流等条件在全世界算比较好的,在这一基础上再改善作用可能没有其他国家明显,由“好”走向“更好”面临的阻力会更大。

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中国政府在投资项目选择、企业生存和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如果一些政府官员,尤其是地方政府官员出现懒政、不作为,甚至是反腐高压下担心作为要承担风险,就会出现外商办事难的情况,影响外商对中国营商环境的评价。

此外,有的外企单纯希望利用优惠政策进行投资,他们就会因为我国政策性调整和转型升级带来的政策变化而产生抱怨,对我国营商环境作出差评。例如成本导向型外企看上中国廉价的土地和资源以及劳动力等,但是随着中国劳动力、土地成本的升高,降低了他们的投资回报率就认为中国营商环境在恶化。所以说,外资也应该进行结构性调整,了解中国市场潜力,在中国消费结构的升级和市场潜力中分享机会。

主持人:看来虽然在世行报告中,中国排名与其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极不相称,但也不能盲目迷信排名,应认识到营商环境的排名并不一定真实全面反映中国的实情,难免有以偏概全之嫌。一方面世界银行的样本与测评赋值方法等不够科学全面,通过调查问卷、专家测评等方式进行评分也难免会有主观性;另一方面,对营商环境要进行结构性评价,而不是一揽子式地整体评估。比如中国在廉价劳动力、土地与资源等方面成本优势的逐渐丧失,成本导向型外资企业普遍会认为投资环境恶化;而市场导向型外资企业看中中国潜在的消费市场,尤其是近年来我国的消费结构性改革、中高端的消费需求升级也为外资企业提供广阔市场。

从体制引资发力 优化营商环境

主持人:改善营商环境就是要靠政府优惠政策的拉动吗?我国营商环境还有哪些需要大力改革的地方?

桑百川:目前我国政策性引资的空间越来越小,未来应从体制引资发力。我们需要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协调改革结构升级与经济稳定的关系,保持经济稳定是外商投资的基础,也是巩固营商环境吸引力的关键。现在应该从依赖低成本引资转向市场引资,利用中国市场规模较大、消费升级的环境,提升外资吸引力;研究消费升级的热点,拓宽外资准入范围,使外资在中国消费和经济结构升级中分享机会;全面落实外商投资便利化措施,制定投资便利化路线图,提高外商投资便利化水平,完善法律体系,强化保护外资企业的合法正当权益;协调各部门的行为,媒体和政府紧密配合,形成合力,改善总体营商环境。

白明:政府应该转变职能,增强服务意识。比如从之前实行的“事前审批”转为“事后监管”和备案制,以及无纸化办公等。

张建平:中国体量大,从管理模式、管理方法上而言,提升营商环境的难度相对较大。尽管如此,中国依然在变革的过程中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进行方方面面的改革,这就要克服很多的阻力,不能要求在短期内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也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中国一直采取渐进式改革。下一步,应该在立法、执法、政策法规透明度、政府职能的改革、各部门互联互通、地区之间消除行政壁垒、外资企业设立管理程序等方面发力,但也需要稳扎稳打,一步步落实。

主持人:优化营商环境是项个系统工程,优化流程、提高效率、改进服务、破除壁垒固然必不可缺,但更需要在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和法治环境等制度建设上有新突破。特别是外商投资负面清单、金融开放、服务贸易开放、知识产权保护等影响外商投资的关键领域,也要不断取得新突破。只有从顶层设计上加以完善,做好了优化营商环境的功课,使得我国成为具备全球竞争力的充满活力的经济体,才能更好地吸收和利用外资,从而保持中国经济在全球化新时代的持续稳定发展。


责任编辑:周东洋

网站首页 | 贸易论坛 | 手机客户端 | 贸易商城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西街2号楼 | 办公室:8610-84541822 | 编辑部:8610-84541822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502034811   京ICP备05001841号-3 中国贸易报©版权所有200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