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贸易新闻网(中贸网)
主管: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CCPIT) 主办:中国贸易报社
分享微信微博APP

第一代食神食公子颠覆性的智慧化评审 –大马第一的叻沙 Laksa

来源:中国贸易新闻网 作者: 2021-11-17 17:39:14

        二十年前,食公子已被冠上“第一个美食家”的美誉。近来,更被网络界与文化业称擅大数据营销“世界美食大师”、“大马饮食奠基者”、大众传媒“创意才子”。原名廖城兰的他,在这些专业都享有崇高地位,突显“食公子新旧时代”的两种不同风格,并以其独立观点及对社会经济精辟见解,而备受尊敬,蔚为品牌的人物。他于各国以“大数据定义新饮食观”演说,皆是人气满场,因此亦有内容产业“最具预见性”的先行者盛名。其高瞻与将饮食用以互联网的深刻论述,甚为业界期待。对此,食公子表示“创新”是在不划一制度,维持公众认同的基点上,重新确立新答案。唯有这样,社会才会在永远没有答案下持续进步,也只有不断保持可塑性,方能设定更新定义。”


第一代食神食公子以大数据颠覆传统美食家主观性评鉴 / 来源:《食公子经典》

 

大数据世代,很多旧有模式已不复使用。在积累数据同时,各行各业更该及时把握机会,正视数据的关联性,推行个性化服务,深化对数字价值认同,让信息与用户生活产生密切接受度。是以,未来竞争力,将取决能否掌控大数据,实现“价值流”的能力。

从日本食品工业采用数据科学,记录民众信息、提取关键所在,把人类的味觉转化为可测试数值,再根据数据应用统计、资料套叠至分析,去除来源差异性、为受益方作目标规划,用以提升客数的准确度,获取创新来源。这都是目前各造,包括饮食业界所缺乏技能知识,又谈何达至憧憬的最高理想社会。

在这十多年里,人工智能正迅速渗透各领域,像无人商店、脸谱辨识,正因它结合了机器演算,确实能减少人为错误,让不规则信息得以数据化,取代人类反复要做的事,由编写好的程序自动执行任务,迈向智能化运作的“第三次革命”,把尚存弊病重新整顿,这是可“预期”大势所趋,而即将颠覆所有不合时宜的经济与市场,就连老派食评家这形式也得改变。

食公子认为,美食评鉴为何不能依照为人“指点迷津”的数据,从各色人萃取实用价值,由表及里找出可能的成功性,还可根据人格、时间、地理、兴趣、行为、浏览历史至“非关联性-关联”作事先预测率。倘若有人想在网上查找吃、什么餐厅备受广泛欢迎,类似这种对智能手机的惯性查询,很易便能找出当下所需,满足需求。

从谷歌将行为需求分划1. 想知道、2. 想去哪、3. 想做什、4. 想买什么,认为只要掌控这四点“即时需要”,便能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将对的产品,提供给对的客户端。甚至可通过代码追踪消费者行为轨迹,把将成为竞争对手客源,改变支持的截流性。

据2015年一份谷歌数据,全世界共 30  亿人口上网,逾七成线上消费者每天浏览面书,每分钟有300小时视频上传,可制造90% 资料,用作侦探用户留下线索。有时一句话,一张图,具蕴含无限商机。就以旅游照为例,并非人人能剖析结论。但却可以经软件分析地理坐标、何时是该胜地旺季、哪些景点受欢迎的游客属性。对不同国家、旅客又对哪些景观有何需求。当掌握这些“知道”,就会用已知寻求未知答案,作为管理的有效分流。目前科学,还可以机器学习克服传统技术不能完成的勘探。校验一个人在看某物件时,眼球会先注视哪部份,用以判断吸引点及兴趣程度进行改进。甚至针对人类无法厘清模糊状况的群照做分识,从色差、特征结构做影像解析,完成精确报告。

(左起)法国美食会马来西亚会长拿督佳吉星、国际厨艺大赛评委食公子与法国美食大师讨论未来饮食新趋势 / 来源:《食公子经典》

 

       他还指出,如果用人工智能替代美食家、食神实施主观性评食,虽大数据机器还不能创造概念化,亦不能承担较复杂,抑或有效主导瞬息万变的战略布置,但正因为缺乏人类思想、情绪、偏见、欲望,故所蒐集的大数据更能不偏不倚、不受左右、有理据找出最受好评食肆,而不会诱发争议性或因人文、地域、喜好,造成对饮食观念偏差这不公现象。似这种高科技营运,亦仅局限于需要数值为基础,即便以机器自我学习,能依据过往经验决定,仍无法取代品味级国际烹饪大赛评审临场鉴定的感官。

没有人会知道,在“以人为本”数据背后,哪家是万众瞩目,评价最高的餐厅。比方以前从来没人清楚纸媒、电媒公布销量、收视真伪,哪个作者受追捧至最被读者青睐的版位内容。对以往抽样调查、从问卷、访谈征询意见的不全面性,到过去行销竖立的广告牌,效果如何,谁都难以预料。人们也只能对那些缺乏透明度的刊物报导排名,未核实资料,再无选择下相信。路透社机构在《2020年数位新闻报告》透露连续四年,马来西亚公众对新闻媒体信任度,已降低至25%新低点,导致公权偏颇性,全拜沒有证实性报导所致,毕竟传媒也是一盘生意。

再譬如业余饮食作者、厨业、协会为了各取所需的商业利益,评比出无可稽查的自定“百大美食”或发表不在常规数字的“二十五大”、所谓“优质男人”、“企业大奖”却对遴选如何胜出保密到家,致使信服度大减,形成这些名次,从何而来的可操纵性,它不像考题得分或球赛入球评估。有的荣誉即便遍寻网上词条,连人物、地点、时间亦查无所获,不见当地主流媒体报导,而是回国后,基于商业考量,以广告公诸同好这未确定的事实,一心弄假成真。

 

马来西亚文遗国食“谁家叻沙最好”

2011年美国  CNN  新闻台上榜的“全球50大人间美食”,排行第七的是大马阿叁叻沙,那在马来西亚又是“谁家叻沙第一”,数据科学家廖城兰将以“智慧化评审”作公平、公正的“公投”指向“谁是大马第一” / 来源:《食公子经典》

 

       以2021年5月,马来西亚就“谁家叻沙最好”,在互联网掀起骂战,引起国家元首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关注。事因一名面书用户Sarah Az-Zahra在社交媒体分享柔佛叻沙食谱引起网民热议,而掀起争端。不同族裔和不同地域的人群,均对这道美食做法与味道各有各说,其中更有吉打、柔佛、彭亨,砂拉越叻沙比试,甚至还引发食材供食的鱼虾用料、谁家烹饪最行到如何汤汁混合计较、所涉及面条为之“正宗”,让前首相打趣说“突然很想吃叻沙”,并询问“谁可推介哪间叻沙最美味”。若这时有份数据,可提供该方面指向,便可避免类似冲突事件发生。

随着互联网普及,越来越多用户,愿在线上分享心得、评价、体验及意见,故就得以内容分析法在网络文本上,将第三方平台不定性文字、符号、零散信源作体系化处理,进一步针对词频,聚类出意思相近词语,制定的语义网络图,以梳理消费者倾向特征,其中涉及产品概况、价格、设施、地理、服务、营销,而消费行为方面,则注重心理、评价、家庭、时间等,因口碑主要还是以“感知”和“褒扬”效应引领广大用户决定。

      就以食公子参考的一份档案,源自其“食神科研”所挖掘具“时效性数据”,演算出“马来西亚2017年度最好叻沙”,按华人口味是柔佛新山头名、雪兰莪、森美兰次之。

       马来社群,则是怡保Laksa Kedah Padang Polo  名列前茅,大多评论具赞许其服务素质。紧接是它味道浓郁、地道,而后才是着重鱼肉与汤汁、面比例份量和外卖专送的风评。在综合所有数据,并没反映对价格敏感度,由此推算其食物价格,仍在用户消费范围。

其次是第二名新山 D ' Laksa Malaysia 、第三槟城 D'uwais Laksa Kuah Kaw  的无可争议性。然而他们的评选,刚好与排名第一的怡保叻沙相反。因新山和槟城,这两家餐厅价格较高,对点餐、上菜效率、难找泊车、久候占负评多,亦不是以叻沙取胜,而是甜点、佐菜胜于主味。

至于马来社群认为夺冠的怡保叻沙和第三名槟城叻沙,在地理位置占优势是于大道旁,第二名的新山叻沙,则是在商场内,虽人流量大,但怡保与槟城叻沙,可提供风味体验,而新山叻沙是用餐便利、环境品质高,即使价格浮动,但仍以高质素吸引人。 对三家叻沙都是以各族群“点评”的综合数据统计而成,具是自觉性的亲身感受评论,而非意识性投票。虽以人为量化,却无关联亦无利益,是种类似“公决”的有证有据,即便有意利用网络大军造势,亦难敌举国第五权的审查力量,不至对数据影响太大。

 

最受欢迎肉骨茶不在巴生、咖喱鱼头在新山

      举个例子,众所周知“最驰名肉骨茶”在数据扫描下,竟不是巴生发扬地,而是槟城的全国标示性,方轮到巴生。此外,人们所关心的“咖喱鱼头”,依族群亦呈现各异,就“华人咖喱鱼头”,在新山就有两家旗鼓相当,而后是吉隆坡。但“马来咖喱鱼头”则以柔佛峇株巴辖为首,跟着槟城、雪兰莪。以上所汇总的社交数据,涵盖全马食肆,包括各族群所烹调同类食物作比对所得,可为消费者提供理性选择,无需在只言片语个人评述,暗自摸索。

      诚如谷歌把人的行为、需求四点归类,若一个人想到某地,找该代表性食物,因逗留时间有限,为何不选一家最好的一偿夙愿?以达到精明消费,而不是人云亦云地尝试,以偏概全。但数据也会因随时而异,因此需经年更新、质控、查询、应用、导出核心,只有新数据源源不断改善,整个数据库方会变成有用价值的活库存。

      是以,完整数据筛选出单一美食或食肆作“马来西亚十大”乃至“第一”,对食公子“人工智慧化评审”,该是不容置疑的“无人性”评鉴。因这是从公众意愿、民心所向得出结果,其客观就在“众里寻它”,具能集体指向同一定论的确认性标准。

 

相信未来国际厨艺争霸赛的名厨,再也不是自恃厨艺,凭食评家品鉴胜出。而是分为“实时人评”与“网上公选”,更为服众性。上图为世界美食大师食公子与侍奉御膳予英国伊丽莎白女皇二世、美国克林顿总统、马来西亚原首相敦马哈迪和文莱苏丹的法国厨王Jochen Kern合摄 / 来源:《食公子经典》

 

      原本的他,并不赞成星级评鉴个人化,因谁也不愿“屈居第二”,毕竟“文无第一”。之所列出是希望以公道的对决,让食肆间奋勇向上,不至因自满倒退,才有这年度的数据公布。因为,“公平的竞争”来自“公投的科技”。

21世纪饮食界及未来市场,若能将数据体现其经济价值,莫过于整合线上与线下资料,实践在大数据的最终端,“需求”与“满足”,将这份死的数据,活用得“出神入化”甚至用以“预测未来”达到“取而代之”的市占率最大化。食公子将这股力量,称作“神之数据 God Big Data”即是“食神科研”名字的发端。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4
【免责声明】本网所刊登文章,除原创频道外,若无特别版权声明,均来自网络转载;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西街2号楼 | 办公室:8610-84541822 | 编辑部:8610-84541822

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502034811    京ICP备05001841号-3 中国贸易报©版权所有200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