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增长VS抑物价 美欧英央行等待政策调整时机

2021-07-16 09:05:12 经济参考报 周武英

  本周,美国、德国、法国、英国等国家相继公布数据显示,物价上涨压力仍存。以美联储为代表的部分央行认为,物价上涨仍将维持数月,但此后有机会回落,通胀具有暂时性,央行现阶段货币政策仍将以支持经济增长为要,需等待时机调整货币政策。

  多国CPI高于目标值 

  随着各国疫苗接种推进,防疫限制放松,经济持续复苏,压抑的需求渐次释放,加上供应短缺等因素的影响,全球范围来看,物价水平普遍出现上涨。主要经济体中,美欧多国物价上涨压力较大,尤其是美国近几个月的物价指数连续上涨,呈现拾级而上之势。

  当地时间7月14日,美国公布的6月消费者价格指数(简称CPI)和生产者价格指数(简称PPI)均出现同比大幅上涨。6月CPI较上年同期上涨5.4%,高于4月和5月的上涨4.2%和5.0%。剔除波动较多的食品和能源类别的核心物价指数较上年同期上升4.5%,也高于4月和5月的3%和3.8%。此外,美国6月PPI加速上涨,同比增长7.3%,创下10年半以来最大同比涨幅;核心PPI同比增长5.6%,均创纪录新高。美联储青睐的通胀指标——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5月跳升3.4%,为1992年4月以来最大涨幅。

  《华尔街日报》7月15日报道称,与两年前相比,美国6月份的整体价格上涨3%。在截至6月的三个月里,整体价格同比跃升10.7%,升幅高于5月份的9.7%。

  德国在欧元区国家中物价上涨势头较猛,6月CPI同比增长 2.1%,与5月CPI同比增速2.4%相比,有所放缓,但仍是2018年11月以来最高水平。德国6月批发物价指数年率高达10.7%,高于5月的9.7%。西班牙6月CPI也连续第三个月高于2%,同比上涨2.7%。法国的物价上涨程度相对温和,6月份经季节调整的CPI涨幅不到2%,为1.9%,略高于5月份的1.8%和4月份的1.6%。

  已脱离欧盟的英国, 6月CPI同比上涨2.5%,高于4月份的1.5%和5月的2.1%,创下近3年来最大涨幅,小幅高于英国央行2%的通胀目标。6月核心CPI为2.3%,高于4月和5月的1.3%和2%,上升速度较快。英国的PPI已经连续两个月高于10%,6月为10.9%。

  物价上涨趋势判断存分歧 

  对于物价持续上涨的暂时性成分有多大,能否演变成通胀现实,目前仍存在较大分歧。

  以美联储为代表的美欧英央行大部分官员,一方面表态通胀风险趋于上行,另一方面仍倾向于认为当前的物价上涨是暂时性的,明年将趋放缓。

  路透社报道称,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当地时间14日向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作证时表述了他对通胀暂时性的理解。他表示,相信最近的物价上涨与美国在疫情后重新开放有关,且将逐渐减弱。高通胀数据只针对与经济重启直接相关的一小部分商品和服务。

  美国劳工部报告显示,6月二手轿车和卡车的价格较前月跃升了10.5%,整体CPI指数的升幅中有三分之一受此带动;飞机票价和服装价格指数6月份也出现大幅上升。一位白宫经济顾问对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表示,在受疫情影响以外的领域物价上涨仍然十分温和。富国资产管理的资深投资策略师布莱恩·雅各布森认为,通胀压力仍然高度集中在与经济重启相关的某些领域,如二手车、能源和酒店价格。

  和美国类似,英国6月份由于燃油价格同比上涨20.3%和二手车价格上涨4.4%,推高了CPI。

  英国央行副行长拉姆斯登承认通胀已经超过了目标,英国的通胀率可能会达到4%,但也表示随后价格将回落。

  7月8日,欧洲央行近20年来首次调整通胀目标,宣布将中期通胀目标设定为2%。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欧洲央行认为,通胀出现暂时的、温和的偏离目标是允许的,需要担心的是通胀会否持续显著偏离目标。拉加德预计,今年欧元区通货膨胀在2%左右,但2022年和2023年的通胀将分别放缓至1.5%和1.4%。因此,预计中期通胀将稳定在欧洲央行的目标之下。

  另外一些政府官员和机构分析人士则与央行持相反观点。

  美国前财长姆努钦不认为通胀是暂时的,认为更有可能是实质性的通胀。他表示,美联储必须谨防通胀失控,要先行一步,不要最终不得不加息到4%或5%。

  美国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13日表示,她继续看好秋季经济增长,且表示现在是开始谈论缩减购债计划的合适时机。但她也认为现在开始谈论加息还为时过早。

  美联储14日发布的褐皮书称,大多数地区联系人预计未来几个月投入成本和销售价格将进一步上升。

  贝莱德CEO芬克同样认为,美国处于历史高位的通胀率不会是暂时现象;FHN 金融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劳尔表示:“面对供应链瓶颈和重新配备人手的困难,生产商仍难以满足强劲的消费者需求,在批发价格连续几个月稳步上涨后,仍面临将成本压力转嫁到更广泛消费品物价的巨大压力。”

  施纳贝尔认为,欧洲央行可能比一些人预期的更早实现通胀目标。

  《华尔街日报》的分析则认为,通胀或许不会重现疫情前的低迷,但通胀率升至危险水平并且居高不下的局面也未必会出现,而是可能在一段时间内略高于疫情前的水平。该报还分析称,经济快速增长,就业市场趋紧,且供应链问题持续得不到解决,所有这些似乎都意味着物价维持涨势的条件成熟,并且有证据显示消费者的通胀预期已经上升。

  央行等待收紧政策时机 

  由于对目前通胀暂时性的认定,美欧英央行认为近期仍需继续为经济提供支持,等待货币政策收紧时机。市场人士表示相信,包括美联储在内的许多央行可能会在放宽货币政策方面保持耐心,仔细观察去年低基数效应逐渐消退后的物价走势。

  在CPI和PPI数据公布后,鲍威尔表示,将继续为美国经济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助其从新冠肺炎疫情中完全复苏。他说,距离开始减少对经济的支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因为相比疫情暴发前,仍有750万个就业岗位流失。他同时表示,美联储将继续讨论缩减购债计划,减少对经济支持的第一步是放慢美联储每月购买1200亿美元债券的步伐。

  欧洲央行执委施纳贝尔也表示,必须避免过早收紧货币政策,因为中期通胀前景仍然低迷。

  英国央行此前也曾表示,随着英国经济的反弹,通胀将达到3%以上的峰值。不过英国央行当时认为,通胀上涨是暂时的,目前还不需要减少对英国经济的刺激措施,但考虑缩减购债的条件得到满足的时间会比预期的要早一些。

  在促增长和抑制物价过度上涨之间做出权衡,对于美欧英央行来说,增加了政策选择难度。拉姆斯登就表示,通胀前景取决于经济如何调整,选择货币政策的正确方向变得不那么简单可以想象。

  也有媒体分析称,鲍威尔本人承诺称,如果美联储的“说法”没有成真,通胀没有放缓,“我们将使用我们的工具引导通胀回落。”这显示出紧缩可能性。此外,鲍威尔在听证会上还表示,将在两周后的美联储会议上“就这一话题进行新一轮讨论”。


责任编辑:葛岩